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网评 > 内容正文
  • 【回望】一位媒体人的“律师生涯”——我的4起行政诉讼
    时间:2020-02-19 19:28:42    来源:媒体联盟    阅读:
      打印
    声明:此文不针对任何人员与单位,只是回望总结,没有它意。如有不当,请谅!

     

    习近平:努力让人民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!

    文丨朱鹏源

    小时候,我的梦想是长大后成为一名李白、苏东坡那样的大诗人大文豪,后来,阴差阳错,大学中文系一毕业就去党报从事了新闻工作。这些年以来正面稿件做了很多,当然同时也做了不少批评报道。

    据我的观察,中国是一个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”的老好人社会,一般人不愿意轻易得罪人,更不会轻易撕破脸皮反目成仇。所以,在这种“优良传统文化”熏陶下,许多记者一辈子可能也没有写过一篇负面报道。

    也许是受海外许多国家爱憎分明的社会文化影响,从业20余年,我不但发表了许多维权新闻,帮助他人解决了许多问题;还亲自代理或者作为原告走上法庭,处理了许多案件,打了近20场官司,绝大部分都取得了良好结果。

    不完全统计,代理得民事纠纷有:姐姐劳动仲裁和诉讼、连襟和南京某著名大学女博士房产纠纷、铝合金老板承揽合同纠纷、岳父同村人货车飞胎伤人案、南京亲兄弟相邻权案、、、在这些经历中,增加了自己许多法律知识,看到了世态炎凉人间百态。

    有人认为不必要去顶真,而我认为只要是合法的,就应该正当维权。只有这些依法维权的人多了,才能慢慢改变社会上的一些不公之处,推动其逐渐往良性方向进步。

    在中国,最难打的官司,应该就是行政诉讼了。

    今天,我就说说亲手操作的4起行政案件——被告分别是:我居住地公安局、南京市新闻出版局、南京市交通局和苏州市昆山卫生局,上述所有案件对方皆作实质性让步后,本人撤诉,无一次败诉记录。

    我经历的这4起民告官案件,两件是原告,也就是说,自己就是当事人;2件是代理人,也就是说,帮助他人起诉政府部门。

    下面就按照时间顺序,逐一道来。

    1、因姐夫父亲“非法行医”,代理诉讼昆山市卫生局案。

    10多年前,在老家扬州担任村卫生室医生的姐夫父亲,来到“华夏第一县”昆山邻近大上海的花桥镇开了一个小诊所,被当地卫生局处罚。

    当年,当时在《中国报道》杂志社担任记者的我代理了此案,在诉状里写道:

    2009年11月27日,被告执法人员违反《宪法》等法律法规和相关文件,将原告带至派出所,非法限制人身自由8小时,在此过程中,不给吃饭、喝水,并多次恐吓原告,称:你已经构成犯罪,要么缴纳3000元罚款,要么送你去坐牢。

    在此胁迫与欺诈下,原告违心地在相关笔录和材料上签了字,被告工作人员还逼迫原告在《听证告知书上》写下“放弃陈述和申辩”,并无奈地交了300元“罚款”,傍晚5点多才把原告放回家。而原告当场拿到的只是1张没有任何公章的白条,被告人员并书面限定“剩余2700元将于11月30日收清”。

    被告执法程序错误、适用法律不当等事实,原告有录音、证人和相关书面材料证明。此类知法犯法事件,在被告身上已经不止一起,“处罚”伤残退转军人张某案件也是如此。

    尽管被告对上述一些事实予以否认,但后来经过法院行政庭副庭长调解,对方做了让我们满意的巨大让步,我们方才撤回了起诉。

    2、因岳父“黑车”,代理诉讼南京市交通局案。

    2010年5月,当时的南京市市政公用局下发一纸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给我岳父,称:3月25日,你在南京东郊白水桥无城市客运经营许可证载客运营,罚款6千元。

    而我岳父告诉我,他当时要进城办事,一个自称女儿朋友的人,请求带一截路程,于是给她上了车,走出没多远就遭遇了执法人员。

    学雷锋还学出了违法?我听了很生气,决定依法维权。

    3月25日现场扣了车,29日我陪同去做笔录,岳父陈述了事情经过,我也告知了对方身份,执法人员如实记录了下来,但是近50天后作出处罚决定:“罚款”。

    既然是法治社会,那只有维权了。6月21日,当时担任某国家级媒体记者的我,作为代理人向南京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,要求撤销已经变更名称为交通局的被申请人的违法决定。可是,我们并没有等来理想的结果,8月17日,南京市政府书面告知我们:维持交通局的决定。

    9月1日,我作为委托代理人,将南京市交通运输局起诉到了南京市玄武区法院,直指其:涉嫌钓鱼执法,证据明显不足,执法程序违法。

    法院通知 11 月 9 日开庭审理前,因为我起诉其他南京市级行政机关而认识的案件审判长,电话我“希望双方谈谈”,因为工作繁忙,说实话我们也不想拉长战线。

    法院在场情况下,原被告双方见面后,后来不知何因自杀身亡的时任局长,指派现任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的某领导出面,和我达成了各让一步的协调方案:我们支付2000元,对方放弃另外的4000元;我们撤诉,对方放车。

    至此,问题解决,皆大欢喜。

    不幸的是,后来交通局长在调任区委书记的位置上,自杀身亡。

    3、因调查贪官引发的“私设杂志社记者站”,诉南京市新闻出版局案。

    2007年,因为调查南京溧水区某贪官局长,他假意安排副局长、办公室主任来“解释问题”,20分钟不到,南京市新闻出版局突然上门“查处”。

    7月26日,新闻出版局不顾我拿出杂志社的批准文件,称“你的广告公司设立《法律与生活》杂志社记者站”,于是处罚我广告公司2万元。

    10月26日,我委托著名法学专家、东南大学张赞宁教授等2律师,在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起诉南京市新闻出版局,要求法院判决撤消其错误处罚。

    2008年1月26日,3个月的审理期限已到,我致电主审法官,他称“延期审理”。后来我了解到,我们起诉后,南京市新闻出版局感觉很没面子,于是向公安报案,称我们涉嫌犯罪(其实根据《行政诉讼法》,已经做过行政处罚的案件,不能再移送公安),警察立案后,去了北京、石家庄以及与我们有过合作关系的江苏几乎所有当事单位进行调查。

    5月6日,“5-1”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,上午8时,警方突然上门传唤我。此后连续5天给我做笔录,并在6日傍晚搜查了我家住宅,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犯罪行为,所以他们没有获得一份有力证据。

    9日,我发函中央、省、市领导,投诉腐败官员、新闻出版、玄武法院和公安。

    7月,南京市纪委领导联系我,称南京市委朱善璐书记(后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)很重视,亲自批示了我的信件,他们将进行处理。

    2009年11月20日,我从南京玄武区法院行政庭庭长孙村中手中,拿到了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退还的20000元。

    21日,美国ZY亚洲电台、B讯网等报道此行政官司的圆满解决,同时披露栾某的腐败行径。

    12月28日,检察院带走贪官栾某,他后来获刑10年。

    2010年2月8日,我拿到盖有“南京市公安局”鲜红印章的《撤消案件决定书》,以及退还的帐册资料。

    出版局局长后来被免,该局也被撤并成了其他名称。

    这场斗争可谓你死我活,惊心动魄。最终,构陷我们的贪官进去了,我们安然无恙。

    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;抬头三尺有神灵,害人等于害自己。

    4、国家级媒体报道的“媒体人诉讼住所地公安局案”。

    2014年,我在国务院新闻办属下的看中国网地方频道担任编委,兼《网络舆情动态参考》内参调研员。

    2月9日晚10点多,本人和朋友聚会酒后回家途中,经过住所地派出所,作为居民一直想以私人身份认识下辖区派出所领导,特别是新来的所长,便让出租车开进大门敞开的派出所想接触下值班领导。进入接待大厅,本人看见以前认识的民警在玻璃后面低头看东西,便叫了他2声,可能因为电话铃声和他周围几个辅警说话未听见,他未反应。

    本人见其房间门敞着,便走了进去。后来调取的现场录像显示,其可能要求本人出去,本人因为酒多没有及时反应,顺口说:在这坐一会儿。他便冲上前来破口大骂,并抓住本人的衣服领口,用力向后摔搡,导致本人立刻倒地。他和几个辅警见本人跌倒,非但不拉起来,还四五个人一拥而上,把本人抬起摔在接待大厅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。

    本人昏昏沉沉在地板上躺了一小时左右,该所没有一个人前来搀扶,无奈之下,拨打110,本人告知对方,自己是媒体人,被派出所警察打了,要求督察立即处理。公安分局的女接线员却荒唐地说:那还是找派出所处理。本人于是又拨市公安局110,市局的人答应会转告区里警方,可一直未见任何人来处理。本人再拨010110,北京市公安局称会及时转告江苏省公安厅或者公安部。

    适逢佳节期间,朋友十分热情,本人当晚喝了1斤左右白酒和7、8瓶啤酒,被警察推打和在地上冰冻后又急又气得想吐,于是来到大厅角落,连续不断吐出了酒水。又感觉口渴,便来到饮水机前,见没有纸杯,便打算把剩余不多的水桶举起来喝,未料到酒后力气不够,水桶不小心掉落地上。

    警方不追究其警察打人,居然以此治安处罚我,后来被我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,经过法院行政庭庭长等人协调,对方给了我家庭5000元补偿后,我撤回了起诉。

    此案被媒体同行,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官网等诸多媒体报道;因为我的投诉,此案也得到了时任南京市长、市委政法委书记等领导的关注与批示。

    后来,我在工作中,碰到好多打过官司特别是行政诉讼的人,他们都很惊讶我的良好结果。

    因为,当下社会许多人出于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、“民不与官斗”、“打官司太麻烦,还不能保证赢”等心态,只好自认倒霉了事。

    那我们为什么能成功呢?我看:一是顶真的精神,二是无畏的勇气,三是懂法律常识,与是否新闻从业人员倒没有太大关系。

    我认为,许多事情主要是要讨一个道理;那得需要耐心恒心和精力财力,坚持到底就会胜利。

    免责声明: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,仅代表作者、用户个人意向/观点,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,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!
    看点推荐
    精彩内容荐读!
   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!
  • 著名诗人何基富:该哭,还是该笑?
    2020-02-27 来源:媒体联盟   
  • 著名诗人何基富:庚子年的记忆
    2020-04-15 来源:媒体联盟   
  • 著名诗人何基富:理性,降温狂热
    2020-05-15 来源:媒体联盟